金沙app苹果版

金沙app苹果版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
作者:土拨鼠      更新:2022-12-07 20:36      字数:3615
  当黄澄澄按照卡片背面写着的地址和附上的小地图找到书笼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路口拍打鸡毛掸子。

   黄澄澄便走到了男人面前询问。没想到男人就是书笼的员工,并且还提出要带自己进去。闻言的黄澄澄便往巷子深处张望了一下,但只看见了一个古代风格的大门,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黄澄澄犹豫了,她不确定这地方是否安全,毕竟改变命运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是诈骗集团或者邪教会使用的说辞。但是——再糟又能糟到哪去呢?这大白天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以防万一,黄澄澄还是打开了手机准备给何楚瑶发个定位,但刚打开对话框刚准备输入文字的时候,黄澄澄顿了几秒钟,还是点了返回。紧接着点开了另一个跟自己关系也还不错的朋友的名字,和对方发了定位后告诉对方如果自己15min后没有回消息,就报警。她不能再让何楚瑶担心了,她已经为自己付出太多了。握着手机深呼吸了一口气后,黄澄澄跟上了往巷子深处移动的男人。

   来到大门前,黄澄澄只感觉那股阴森的气息更重了。上了年代的老旧木门,脱了漆的门柱,被岁月腐蚀的牌匾放佛都在诉说这个地方是存在着危险的。黄澄澄咽了咽口水。“吱呀——”木门打开的声音吓了黄澄澄一个激灵。此时男性已经站在门前,并示意她进去。与外面太阳所带来的光亮相比,门里的黑显得更加瘆人,完全看不清黑暗里到底藏着什么。男人一直在门边站着,似乎无论如何都要等黄澄澄进去之后才会跟着进去。黄澄澄握紧手机,缓慢的走进了这未知的黑暗中。见她进去后,男人紧随其后,并在她身后关上了大门。黄澄澄回头看着逐渐被挤出房间的阳光,感觉自己似乎没有退路可走了,便转过身,看向了屋子的尽头。

   屋子的尽头有个不大的柜台,一个男人站在柜台后,彷佛早已等待她多时一样。

   “欢迎来到书笼。外面想必很热,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慢慢说。”男子向柜台前面作了一个“请”的姿势,顺着他手的方向看去,只见柜台前早已准备好了一个木制高脚凳。黄澄澄试图看清楚柜台后男人的脸,但无奈屋内灯光昏暗,只能依稀看得出地上一条深红色——甚至有些发黑的地毯从她面前延伸到柜台,而地毯两旁则是高大到看不到顶的书柜。黄澄澄调整了下呼吸,踏上了柔软的地毯,迟疑着移动到了柜台前。借着柜台上放着的散发着黄色微光的台灯,黄澄澄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虽说看起来只有20来岁的样子,浑身却散发出一股老成的气质。

   “请。”男人再次示意黄澄澄坐下。

   黄澄澄压着裙子坐在了高脚凳上,因为身高问题,她只能将脚搭在椅子腿之间的横条上。

   之前还站在门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了上来,他掀开了柜台后的一个门帘钻了进去。

   “你好,我叫亓官荀,是这座书笼的——老板。”不知为何,男人在介绍自己的时候,特意在自己身份前拖了长音,好像他并不认同自己在这里的所处的位置。

   “啊,你好。”黄澄澄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

   “既然你能找到这来,应该是有什么‘命运’想要改变吧。”亓官荀倒是一点不客套,直奔了主题。

   “我……”黄澄澄有些犹豫,她对这个地方还抱有着怀疑的态度。刚才坐下的时候,她注意到身后书柜里的书脊上根本没有任何文字。突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黄澄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她进来前发嘱咐信息的好友的消息,问她现在怎么样了。黄澄澄小心的用余光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给对方回了一条,再等我20分钟,目前看来一切ok。放下手机后,黄澄澄长呼了一口气。

   “不用紧张,这里绝对没有坏人。”一杯冰水放在了黄澄澄旁边的柜台上。黄澄澄这才发现刚才钻进柜台后小门里的男人回来了。“我是魏宇,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说。”魏宇笑着说,之后便站定在了柜台旁。

   “说吧,你想改变什么命运。就算你不相信这里的真实性,你也还是来了这里,不正是说明你想改变命运的心情已经无比强烈了吗?”亓官荀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也没有任何感情。

   “我……我希望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遇见过,我希望她,从来没有认识过我……”黄澄澄抓着裙子,低着头说,仿佛做出这个决定用尽了她浑身力气。

   “是,发生了什么吗?”魏宇轻声询问,但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啊,如果你不想说的话……”

   黄澄澄摇摇头,慢慢讲述了她和何楚瑶的故事。玻璃杯上的水珠沿着杯壁流到了桌子上,围着杯子形成了一小摊积水。

   “总之!如果何楚瑶没遇到过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每天看着她因为公司的事已经身心俱疲还要照顾我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好不争气,只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她没遇到过我,也没和我有过任何交集,只做陌生人就好。”黄澄澄低着头,闭上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但……对方不一定这么想吧……她肯定也很愿意对你这样付出……因为是朋友嘛。”魏宇小心翼翼的说。

   “但我不想!你知道身心上的双重折磨有多痛苦吗?!身体上都已经无所谓了,但每天那种精神上的折磨,那种愧疚感,矛盾感整天折磨着我,像是有无数把刀插在我的心脏上一样,我很痛苦啊!你根本不懂那种感觉,凭什么说这种话”黄澄澄朝着魏宇大喊,彷佛在宣泄自己这些天的不满和抑郁。

   “那是你的问题。”亓官荀顿了一下,“虽然他是多管闲事,但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有些难看了。”亓官荀毫不留情的说出了扎心的话。

  “啊……“但这却让失态的黄澄澄稍微清醒了,她赶忙站起身像魏宇道歉,“真的很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最近压力有点大,真的很对不起。”

   “啊,没关系,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我没有经历你经历的,确实不该随便评价。”魏宇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但是目光却不受控的向亓官荀移去。

  刚才他是替我说话了吗?魏宇想,因为亓官荀的神情还是如此冷漠,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好像每次在书笼工作时他都是这幅神情,似乎不这样就无法将现在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隔离开来。魏宇一直觉得,亓官荀有两幅面孔:书笼里的他和生活里的他。

   “我——只是想要解放自己和她罢了。我知道这样很自私,但是负罪感也让我很痛苦。我不能再让她因为我做出的错误选择而付出代价了,她为我付出的很多了……所以这就是我唯一的愿望。”黄澄澄重新坐回椅子上,将散落在脸旁的头发挽到了耳朵后面。

   魏宇看着垂着头的黄澄澄不再说话,他也没权利干涉任何人的决定,他自始至终只能是旁观者。

   “书笼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想要改变命运的愿望,但是就像买东西需要付钱,任何‘愿望’都需要付出代价,你愿意承担这个代价吗?”

   “代价……什么样的代价?”黄澄澄抬起头看向亓官荀。

   “代价是……唔……”突然一个声音直接传递到了亓官荀脑子里,引得他一阵头疼,他不禁一只手撑在了柜台上。

   “你没事吧?”魏宇见此状连忙伸手想去扶亓官荀。

   “没事……”亓官荀表情皱着眉头用另一只手挡下了魏宇伸出的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只见他的表情慢慢放松了下来,没一会又变成了之前冷漠的样子。

   “对不起。”亓官荀对着黄澄澄说,“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从修改命运的即日起,你无法再与任何人产生深刻的羁绊,每一个人都将只是你的过路人,你将自己孤独的走下去。你能承担的起这个代价吗?”亓官荀冰冷的声音飘飘悠悠的传到黄澄澄的耳中,黄澄澄有些惊讶的看着亓官荀,“这就是代价吗?”

   “你认为不够?”亓官荀的眼中似笑非笑。

   “不是……我以为……不,没什么。”黄澄澄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话吞回到了肚子里。

   “那么,如果你已经决定好了的话,就把你的命书选出来吧。”亓官荀手一挥,所有的书再次发出耀眼的金光,就像魏宇第一次看到的那样。金光渐渐的聚拢,最后集中在了其中一本书上。黄澄澄好似被召唤一般走到了书柜前,抽出了那本书,金光随即消失。

   黄澄澄拿着写着自己的名字的命书回到柜台前,“这就是我的命书吗?好神奇,名字在我碰到书的瞬间浮现了出来……”黄澄澄喃喃自语。

   “把它交给我就行了。我会在这周日之时修改完毕,第二天起,你的好友将完全不再认识你。你应该会有些时间处理一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事情。”

   “嗯……”黄澄澄看着自己的命书,脸上充满了纠结和犹豫,“你说的任何人是指……”

   “任何人就是任何人。”亓官荀加重了语气,“如果你后悔了,将书放回去便是。”亓官荀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见过太多在最后时刻因为要付出的代价对自己来说太重而打退堂鼓的人。

   “不,我要改。为了何楚瑶,也,为了自己。”黄澄澄的声音越来越轻。

   彷佛下定了决心一般,黄澄澄将书放在了亓官荀面前。

   “确实收到请求了。今日你可以回去了,到了约定之日你的命运自将会改变。”亓官荀的语气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起伏。

   “嗯……谢谢你。”黄澄澄拿着包站起身,“那就麻烦你们了。”

   “我送你到巷子口吧。”魏宇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却被黄澄澄阻止了,“没事,我自己出去就行,我大概需要好好想想。”黄澄澄苦笑了一下,转身向大门走去。

   “吱——“大门被打开后,热气还没来得及在屋子里打个转,门就又被关上了。

   亓官荀拿着书准备回后屋。

   “书笼还能改变过去吗?”魏宇看着大门问。

   亓官荀一只手正撩开门帘,听到魏宇这么问,又放了下来。

   “当然可以,你知道蝴蝶效应吧?只要改变过去很小的一点,就会影响将来的很多事。”

   “是吗……原来过去是可以改变的啊……”魏宇的这句话像是在回应亓官荀的回答,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银河app手机版下载 金沙app下载 老金沙app下载 金沙官方网站下载 金沙河集团官网 必威app登录 必威bet体育 必威登录线路 必威体育主页 新澳门葡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