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app苹果版

金沙app苹果版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充值认领:11/22 0:48有一笔支付宝充值没留用户信息,0:53、10:07、10:12转款的读者留的用户信息不正确,查不到,请发站内信留信息或在??支付宝给收款方留言。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
37. 不滿足
作者:喵芭渴死姬      更新:2023-01-04 07:00      字数:4243
回家安頓好傷殘人士,莫笙就接著出門買菜,打算填滿空洞的冰箱,好煮一桌豐盛的養生料理,幫唐迎樂把在車禍中流失的健康補回來。

  唐迎樂口水一吸,「吃什麼補什麼,不如買點豬腳吧?」

  莫笙看了眼他腫如豬蹄的腳,目光憐憫。

  「那……滷雞爪?」

  莫笙的眼神更加關愛了,宛如在看一個視己如豬又作雞的小妖精。

  唐迎樂想了想,不管是豬腳還是雞爪都是三高食物,確實不太健康,何況讓一個吃素的人特地為他煮葷食也頗過份,就羞愧地低下頭,「好的,我會好好作人的。」

  吃菜就吃菜,植物人好歹也是人。

  莫笙失笑,「我看看有沒有新鮮的排骨或魚,乖乖在家等我回來。」

  「好。」唐迎樂微紅著臉,努力Hold住躍躍欲翻頁的顱內小黃文。

  哎唷,這種好像被人包養的感覺,真是好羞澀!

  他舒舒服服地靠在床頭,懷著嘴角守不住的甜意目送莫笙離開後,就將身子一歪,抱著軟綿綿的枕頭側倒,嘆出一口極長的氣,細細整理從醫院回來後的微妙情緒。

  家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

  對一個孤兒來說,「家」大概就是寄託於未來與妻小的天倫和樂,但隨著他十八歲那年忽然覺醒的性向,便又刪刪減減,成了一個獨居老人的晚景。這真的不是他在妄自菲薄,畢竟一個矮窮醜在異性戀社會裡都不好找老婆了,還能指望少數族群有他的真命天男嗎?

  所以他想家,想的顯然不是原世界那個縮衣節食拼命打工才勉強租來的蝸居,而是鍾正擁有的生活——一對時時掛念自己的父母、一份不愁生計的職業,和一個溫柔貼心的賢慧男友,當然,若能撇除該死的見鬼體質及其所引發的冤案與陰謀,就可以說是相當圓滿了。

  但越是扮演鍾正,心中的渴望便越深,隨之而來的,還有更多的迷惘與……失而復得的懷念?

  他如觸電般迅速坐起。

  等等,他又不是鍾正,哪來的失而復得?

  突如其來的發現將他驚出一身冷汗,徹底清醒過來。

  「靠,太危險了!」他兩手往臉上一拍,懷疑自己是受到鍾正的影響,差點要搞不清楚虛實,便狂亂地搓揉一通,直到皮膚被揉得發疼,才低聲告誡自己:「我是唐迎樂,一個穿越人士,搞定這一切就要離開的,千萬別入戲太深。」

  因為不管鍾父的真切關愛有多令他動容,也不管莫笙的百般呵護有多令他心動,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全都不屬於他,只有儘快完成任務才是真。

  這麼一想,他就趁著莫笙不在,趕緊撐起拐杖往房外跳去。

  衣櫃頂層的角落裡,灰色的胖鸚鵡正靜靜用目光追逐他的背影,片刻後,才縮回原本要張開的翅膀,閉上小豆眼繼續打瞌睡。

  唐迎樂一拐一拐地來到書桌前,調出事先拍下的密碼,冷笑一聲。

  呵,憑他曾是拿過獎學金的理工資優生,怎麼可能會有難倒他的數字?何況他還有與鍾正共情的金手指,想必稍微刺激一下就能解開了。

  於是,他志得意滿地打開記事本。

  一個小時後。

  他面無表情地瞪著那一長串數字,在內心瘋狂怒吼。

  說好的金手指呢?這麼重要的線索不趕緊共情,一見到莫笙就拼命地心頭小鹿亂撞,馬的,鍾正你這個小騷貨!難道真的要他靠發情來解任務?他穿的又不是ABO文!

  等等,原文後期好像真的有ABO設定?

  一時間,脖子和菊花雙雙一疼,就聽見玄關傳來開門聲,他驚得跳了一下,不小心撞到腳,痛得叫出一聲,又擔心解密碼的筆記會被發現,便五官扭曲地將本子扔進抽屜裡。

  待他手忙腳亂地關上抽屜,莫笙就聞聲衝進來,「怎麼了?」

  「沒!沒什麼!」唐迎樂漲紅著臉轉過身,眼裡寫滿大大的「心虛」二字。他見莫笙目光掃向桌面,想起自己跑來書房,桌上卻除了一台待機中的筆電外就什麼都沒有,感覺十分可疑,便急中生智,抓住滑鼠乾笑說:「老張要我幫忙查點東西,公務機密,不太方便告訴你。」

  末了,還不小心加上兩聲欲蓋彌彰的「呵呵」。

  大概是言行中的防備意味過於明顯,莫笙看了眼被死死守住的抽屜,眼神略沉,也沒再追問下去,僅留下一句「一小時後吃飯」便即離去。

  唐迎樂望著消失在轉角的沉默背影,胸口不由一抽。

  不會是生氣了吧?

  *  *  *  *

  「肯定要生氣的啊。」小姬在手機裡發出痛心疾首的譴責。

  唐迎樂也痛心疾首地問出三字真言,「WHY?」

  在吃過一頓頗為安靜的午飯後,莫笙收拾完廚房,表示要回灣潭山一趟就離開了,連近來養成的摸頭殺都沒給一個,讓他一個人在家裡越想越無措,情緒也越來越低落,正好小姬打電話來,以關心傷殘同事之名行聊八卦之實,他就不小心被套話了。

  「想一想,人家小狼犬被你騙身又騙心,還願意辛辛苦苦地照顧你,每天對你晨昏定省,噓寒問暖,還把屎把尿,餵吃餵喝,又幫你推輪椅,扶你上下床,你居然還敢背著他偷看鈣片,分明就是在告訴他——」小姬加重語氣,「你、不、滿、足!」

  唐迎樂差點噴了,「誰說我在偷看鈣片的?等等,你前面為什麼說得像是在照顧失智老人?老子只是扭傷腳,又沒撞傷頭!」

  而且騙身騙心的人是鍾正不是他!

  然而,他不敢說。

  「你不是說你在上網查資料不方便給人看嗎?」小姬「嘖」了一聲,「這一聽就是在偷看鈣片或小黃文,唉唷,都馬是老娘玩剩的,你不用不好意思啦。」

  「謝謝你喔。」唐迎樂咬牙切齒,「我真的是在查資料。」

  事實上,他也覺得查資料這個藉口有夠爛,聽起來就像在看什麼見不得人的髒東西,但為了隱藏穿越人士的身份,他不能言明自己是在解鍾正留下的密碼,偏偏又找不到更好的說法,也只能將錯就錯了。

  「那你在查什麼資料?」小姬進一步追問。

  唐迎樂噎住了。

  To say or not to say,這真是個好問題!

  但礙於共情技能忽然故障,他又解任務心切,非常需要外援,便試探性地說:「如何破解密碼。」

  小姬沉默了一秒,「忘記密碼?」

  唐迎樂大驚,「你怎麼知道?」

  他的確是以鍾正的身份忘記了密碼沒錯!

  難道!小姬就是傳說中不必動嘴,靠意念就能心電感應,並以眼神讀取腦電波思維,深受廣大慣老闆們的喜愛,連北七上司和綠茶同事都說用起來好棒棒的通靈勞工?

  也就是說,小姬搞不好也早就感應到他那個不能說的祕密了!

  那——他還要繼續隱瞞下去嗎?

  正當他內心天人交戰糾結不已,有點驚喜又有點害怕受傷害的時候,小姬就用明顯不屑的口吻說:「拜託,這不是常識嗎?」

  「什麼常識?」唐迎樂又一次震驚了,肯定是他們地球的穿越人士太多,各大平行虛擬世界都被穿出潛規則來了,便趕緊洗耳恭聽。

  然後,他就聽見小姬語氣深沉,彷彿一位久不出世的前輩高人,緩聲說:「往『忘記密碼』深深地戳下去,就能重新設定密碼。」

  「……」

  「乾,不是那種登錄用的密碼啦!」唐迎樂深感被騙,氣憤地飆出一字問候,「是我發現一組手寫的密碼,可能跟當年的那個案子有關,但又暫時不想讓莫笙知道,所以……」

  「喔。」小姬發出了然的聲音,「密碼長怎樣?我瞧瞧。」

  唐迎樂便直接將密碼的照片傳過去,小姬收到後就結束通訊,他也繼續研究。昏天暗地的半小時過去,慈悲莊嚴的金剛經再次響起,打斷他昏昏欲睡的「共情」讀條。

  「我試過幾個解法了,發現這密碼還需要一個轉譯母本,沒有母本破不了。」

  「母本?」

  「對,通常母本要嘛是一本公開的著作或文獻,比如美國獨立宣言就曾被當成密鑰母本,要嘛就是私人指定的某本書,如果是後者,發現密碼的地方應該也會有關於母本的線索,你仔細找找。」

  唐迎樂皺眉思索。

  鍾正將日記藏在康熙字典裡,但字典老早就被挖空了一大部分,顯然不會是母本,又被壓在電視下面當墊高架,而同樣被淪為墊高架的還有……

  他撐著拐杖回到客廳,看著電視下方那本又厚又重的黃頁,不由茅塞頓開。他費力地將黃頁抽出來,再跳回茶几邊盤腿坐在地上,向小姬進一步討教,「找到母本後,接下來要怎麼做?」

  「接下來,就要看密碼有沒有經過置換和擾亂等二次加密……」

  在聽了一個多小時的解密教學後,他掛斷發燙的手機,總算有比較清楚的概念了。他想,鍾正好歹也是個刑警,密碼肯定不簡單,但也絕不會太過複雜,畢竟是以死後能將證據交到「何笙」手上為目的而設的。

  因此接下來的一整個下午,他都沉浸在破譯密碼的研究中,連天色漸暗都沒發現,直到突兀的電鈴聲打破寂靜,他才回過神來。

  莫笙回來了!

  他望著滿茶几推演試算的紙,心中一陣驚慌。

  收嗎?

  但他好不容易快要摸索出一個規律,若是在匆忙收拾下,不小心打亂這些筆記的順序,會有很大機率忘了自己算到哪,到時就得重頭來過。

  不收的話……

  他想起小姬先前的譴責,雖然十句有八句全是歪的,卻也提到一個重點,就是——他沒有對莫笙表達出足夠的信任。不管他的理由有多名正言順,但站在莫笙的立場,自己的百般遮掩就是一種不相信對方的表態,難怪人家會生氣。

  一旦懷疑的種子被植下,BE大結局大概也就不遠了。

  於是就這麼一個遲疑,莫笙已經打開玄關門,他也失去了遮掩的黃金時間,便索性呆坐在原地,暗自設想兩種狀況與發展路線。

  狀況一:莫笙問他在幹嘛,發現他竟然在解自己不應該忘記的密碼,進而發現他不是鍾正本人,就可以延伸出兩條路線,一是答應一同趕任務進度,把他遣送回現實世界,好讓鍾正本尊回來,二是……一秒讓他魂飛魄散。

  唐迎樂抖了一下。

  狀況二:莫笙還在生氣,懶得管他在幹嘛。以此延伸出來的路線,就是先想辦法討好莫笙,儘快讓對方消氣,免得又一不小心戳到鬼畜G點漲進度條。至於要怎麼討好……

  顱內小黃文悄然打開。

  ——璀璨華麗的水晶燈下,鍾正渾身赤裸地跪在波斯地毯上,輕顫地夾緊體內劇烈跳動的東西,對真皮沙發上的俊美男人發出乞憐般的無聲求救。鬼畜笙揚起邪魅的笑容,緩緩拉下拉鍊,以充滿危險的磁性嗓音說:「過來,討好我。」

  史大普(Stop)!住腦!

  他雙手捂住臉,為自己越來越污的心靈流下恥辱的淚……

  等等,為什麼嘴角彎起來了?

  「你……」看著昏暗中揚著詭異微笑的人,莫笙神情複雜地欲言又止,宛如一個趕錯片場的隔壁男主,既帥且莫名其妙,並在遲疑半晌後,才斟酌出一個比較溫和的措辭,「還好吧?」

  唐迎樂僵了一下,就迅速端正態度,以大無畏的神情看向對方,目光虔誠而鎮定地說:「很好,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至於在想什麼,如果莫笙不問,他也就不用回答,但如果莫笙問了呢?

  正確答案好像只有一個!

  ——「在想什麼?」

  ——「想你。」

  唐迎樂再次腦漿一燙,差點無法掩飾來自靈魂騷動的羞(發)恥(浪)。

  忽然,電燈「啪」地一聲打開,突來的燈光令眼睛一瞇,就聽見莫笙落在頭頂上方的輕叱聲,「為什麼不開燈?光線這麼差,對視力不好,而且就算是夏天也不該一直坐在地板上,都已經受傷了,怎麼還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

  「……」

  騷動瞬間平息。

  風平又浪靜。

  唐迎樂感覺自己都被淨化了。

  在原文裡縱橫肉場、飆車飆出外太空的鬼畜笙,竟能在有朝一日被扭轉成奶爸笙,想來他也算是在《穿越之洗白反派》的任務進度上小有成就。

  他感慨地眨了眨眼,待眼睛適應光線後,正要說點什麼認錯的話安撫對方,就見莫笙站在茶几旁打量寫滿數字和字母的紙,便又神經一繃,果斷地閉上嘴巴,內心皮皮剉(緊張發抖)。

  終於,莫笙開口了。

  「這是什麼?」

  救命!修羅場要來了!
小说作者有话说:

  整部文一直在18禁邊緣反覆橫跳AwA(# 


  歡迎追蹤~>////<
  
  網誌:http://www.meowbarksky.com/
  噗浪:http://www.plurk.com/sakuhyde
  FB:http://www.facebook.com/miaobell
  推特:http://twitter.com/meowbarksky
  IG:http://www.instagram.com/meowbarksky/
  

by 喵芭渴死姬 / 初稿:01.13.2022 / 首發:12.02.2022

银河app手机版下载 金沙app下载 老金沙app下载 金沙官方网站下载 金沙河集团官网 必威app登录 必威bet体育 必威登录线路 必威体育主页 新澳门葡京下载